7次跨学科手术 三亚中心医院救治烧伤女孩

2020年11月1日凌晨,来自广西在万宁打工生活的沅沅一家,如往常一样正常入睡。不料深夜里家里突燃大火,妈妈起身把一起睡在下铺的弟弟送到室外,又立即折返去救睡在上铺的女儿。可这火势发展迅猛,此时整个房间已被熊熊烈火包围……

徐敬 许伟国 | 2021/01/12 12:13

2020年11月1日凌晨,来自广西在万宁打工生活的沅沅一家,如往常一样正常入睡。不料深夜里家里突燃大火,妈妈起身把一起睡在下铺的弟弟送到室外,又立即折返去救睡在上铺的女儿。可这火势发展迅猛,此时整个房间已被熊熊烈火包围……

“等我再回去抱她出去,手一摸,发现她身上的皮都掉了......等火灭后,回头看她,她全身都已经烧得像炭一般……” 沅沅妈妈已不愿回忆当时情形,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很快,沅沅被送往当地医院救治。但因病情危重,当地医院要求将沅沅紧急送往条件更好的上级医院救治。三亚中心医院当晚值班的王玉叶医生接到特大面积烧伤患儿即将转来的消息后,立即汇报给科室主任陈新龙,并组织当班医护人员准备好床位及抢救设备。凌晨4点,医院急诊科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立即启动了创伤中心的绿色通道。

“烧伤面积达70%,大部分为Ⅲ度烧伤——皮肤全层至皮下组织肌肉甚至骨骼都烧伤,中度呼吸道烧伤,严重休克。患儿神志不清,呼吸急促,脉搏细速,血压不能测出,留置尿管引出50ml酱油色尿。”烧伤整形科陈新龙主任第一时间为沅沅进行了诊断,并立即采取抗休克、抗感染等治疗手段。

大面积烧伤的抢救,就是抢时间,拼技术,一方面需要想方设法维持孩子的生命体征和全身各脏器功能,另一方面要尽可能的尽早修复创面。如果休克未控制、创面感染或修复的速度赶不上恶化的速度,患者就有死亡的危险。

在烧伤整形科对沅沅进行创面处理后,即刻将患儿紧急转入儿科重症监护室(PICU)救治。烧伤整形科、儿科、麻醉手术科、耳鼻喉科……各科室专家集结在一起,开始了一场与死神赛跑的生命接力赛。

图为抢救现场(容恺/摄

“小女孩有严重的吸入性损伤,需要及时为她清除呼吸道内脱落的坏死组织和异物。虽然经鼻气管插管是常规的最优方案,可是患儿的鼻腔已经被烧烂,此方案不可行!从颈部切开插管虽然最便捷,但颈部皮肤已烧焦,若进行气管切开,则必将增加患儿后续的感染风险,此方案也不能采用!此时,孩子的头面部已经严重肿胀,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线,口唇也已肿得于平常的两倍大,口腔难于打开。但从口腔插管在此情况下是最优化的方案!方案确定了,儿科联合麻醉手术科,一起努力通过口腔去打开气道!经过数次尝试,最终在可视喉镜的引导下成功通过口腔为小女孩气管插管,从而把高级生命支持圆满建立起来。已经下夜班的唐江利医师重返病房,用纤维支气管镜成功为小女孩进行肺泡灌洗、清洗出了呼吸道脱落的坏死组织和吸入的絮状异物,为初步稳定女孩的生命体征建立了通道。”儿科张华主任回忆道。

在PICU里,孩子必须要逐一攻克休克关、多脏器功能衰竭关、感染关、院感关、营养关……等等的艰难险阻“关口”,才能更安全的进行多次的植皮手术及保证植皮手术的成功率。

刚转入PICU时,患儿的呼吸、循环和意识状态都很不稳定,处于失代偿性休克和多脏器功能衰竭中,因此高级生命支持、血流动力学检测、血管活性药物治疗与调整等一系列抢救措施必须立马跟上。儿科张华主任、陈海丹副主任、王小丽、吴夏婴护士长等带领儿科团队连续数日守护,密切观察着沅沅身体的每一项指标及参数的变化,治疗方案上力求精准、护理上细致严谨,为孩子脆弱不堪的身体筑起了一道强大的保护屏障.....终于,沅沅的血压开始稳定,休克得到控制、各脏器功能逐步改善,这一切都为早期的创面修复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手术时间!这是生的希望。

大面积烧伤救治的关键是修复创面,“尽管孩子还带着呼吸机,也需要及时进行手术,尽早将她身上坏死焦痂去除并妥善保护,避免感染,这点非常关键,这个手术的损伤是非常大,患儿随时有死亡的可能。但如果不早做手术,孩子痛苦不说,更难存活。”烧伤整形科主任陈新龙介绍道。

图为手术现场(容恺/摄)

11月3日,也是在孩子入院后的第2天,经过多学科会诊和术前讨论,专家们明确了具体的麻醉和手术方案,并就术中可能发生的风险制定了预案。烧伤整形科、麻醉手术科、儿科等纷纷带领骨干团队,在严格的消毒后,进入了手术室为孩子生命保驾护航。

第1次手术需将烧伤最深的双上肢皮肤焦痂切除,用负压护创海绵保护创面,躯干、双下肢削痂清创后用异种皮(猪皮)保护创面,为后续手术争取时间。此次手术需要快速精准,尽可能缩短时间,尽可能减少出血,多一秒钟即多一份危险。4位手术医生,3位手术护士、2位麻醉医生,1位儿科医生,在经过3小时紧张默契的团队协作,手术顺利完成,转回PICU继续治疗。

在多学科全力以赴的救治之下,孩子坚强地抗过了首次手术的风险。术后全身创面的护理也至关重要,否则极易导致院内感染、多重耐药菌感染、交叉感染。儿科王小丽、吴夏婴护士长带领护理团队每日为患儿清理双眼口鼻分泌物、翻身拍背吸痰、清洗污物更换床单,保持清洁。烧伤整形科王玉叶医师每日为患儿维护全身负压管道、清洗外露创面、更换敷料,每次持续弯腰超过2小时,每次汗水湿透衣衫,终为保证全身创面清洁、减少污染风险。医院领导高度重视,医务部、护理部还多次组织了烧伤整形科、儿科、检验科、感染科、重症医学科、药学部等十余个科室的专家进行会诊,就如何避免医院内感染,围绕术后创面护理、维护皮肤的完整性等做了多次讨论。经过41天全院的精心治疗,孩子终于恢复神志,停掉了呼吸机,拔掉了气管插管,从PICU顺利的转入了烧伤整形科普通病房。

之后,烧伤整形科陈新龙主任还多次带领团队为女孩实施了清创、残端成形、植皮、创面闭合术,后续的每一次削痂清创植皮手术都如同闯鬼门关,然而有儿科团队的保驾护航,有烧伤科团队的精湛手术,有医院多职能部门多学科的团结协作全力以赴,孩子坚强地抗过了手术风险。经过41天全院协作的精心治疗,孩子终于恢复神智,停掉了呼吸机,拔掉了气管插管,转入了烧伤整形科普通病房。幸运的是,综合考虑了沅沅的病情、性别、年龄特点,取皮区域选自隐蔽的头皮,小女孩的植皮率几乎达到100%存活,没有产生细菌耐药性等不良反应。

“当时很多人说孩子活不过当晚,是医院高超的医术把孩子救活,我们非常感激医院党委,他们解决了我们许多实际困难,很多党员和医务人员也都向我们献出了爱心,为我们送来了很多慰问金和牛奶等物品,鼓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沅沅的妈妈说。

图为三亚中心医院党委书记、院长陈仲慰问烧伤女孩(容恺/摄)

沅沅的不幸也得到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候鸟”老人,将2000元送到了沅沅妈妈手中,只说他作为一名有着70年党龄的老党员,要为孩子捐献爱心。截止到目前,11岁严重烧伤的沅沅,已收到了社会各界捐款累计10万余元。

该院党委书记、院长陈仲,副院长田作春、黎宗保,还组织党办、财务、医务、护理、院办、医保、烧伤整形科、儿科等相关部门,关心着孩子后续的康复治疗、心理治疗、医药费用及营养支持等。

“要整合资源,极速救治,打造高效、快速的一体化生命救护体系,为创伤患者打造出一条生命救治的绿色通道,用责任和担当,为琼南创伤患者赢得生机。” 医院党委书记、院长陈仲表示,三亚中心医院作为琼南疑难重症诊疗中心,将继续秉承“一切为了人民的健康”的宗旨,勇于担当、主动作为,强化内涵建设,提升医疗技术和护理服务水平,在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道路上健行不息。

pl_tx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登陆后参与评论

0条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