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没有想到 ——驰援儋州方舱建设五十小时记

| 2022/08/13 13:26

8月8日,海南疫情还在快速发展,医院防疫事事悬心。海口市把方舱托管给我院(注: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位于海口),压力非同一般。为加快其建设,我到现场督导,刚到方舱,上级电话来了,让我全权代表省疫情防疫指挥部指导儋州方舱医院建设,立即赶赴儋州。没来得及细想,我叫上医务、护理、院感及感染科的负责同志们就上路了。

当天下午三点,我们到达儋州方舱建设现场。施工方已在此施工四十二小时,一眼望去,场面十分壮观,先期四个方舱已见雏形,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现场各种声交织不绝于耳,零零总总的物资源源不断运往方舱,所有搭建工作,按国家方舱医院建设的要求推进。现场施工的场景让我的内心压力一步步释放的同时,内心有三个没想到:

一是强大的施工组织动员能力我没想到。

儋州海花岛地处海南岛西部一隅。由于海南多个市县全面管控,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聚集2000多人的施工队伍,同时开辟3个战场,配齐搭建所需各类建筑材料、生活用品、寝具被褥、洗涤如厕物质。同时在一个工作面上,各种不同工种同时交叉施工而不相互影响,信息、通讯、监控样样齐全而又互联互通。大到5000多名医务人员的生活、工作场景搭建,小到入住方舱隔离人员的牙膏、牙刷的准备,一样都不能缺,一个也不能少,而这一切都是在木兰台风登陆前后的六十个小时之内完成,其团队的组织力、动员力、管控力、执行力的确我没想到。当年,在武汉建设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有国家强大支撑,而儋州方舱凭地方之力为之,实属不易。

我在施工方负责人的汇报中,找到了答案。这位同志从接到任务到现在三天两晚都没洗过澡,没换过衣,衣服干了湿,湿了干已是多少遍了,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要不停的干活,一刻也不能停,因为一停就有可能就睡着了。其他的工人也一样。听到这些情况,顿时让我对每位穿着黄马甲的工人师傅们肃然起敬,也深知祖国才是施工方组织的强大后盾。

二是管理人员对方舱环境设施安全要求之高,让我没有想到。

儋州方舱利用摄影基地场馆改造,其难度可想而知。特别是临时搭建的洗浴间、厕所的给水、排水、排污,医疗废物及生活垃圾的处理都是难题,施工方也做了充分的考虑,但省、市管理人员一个个抠细节、找瑕疵:龙头拧开看看,水小了,不行,改!洗脸位置太少了,不行,改!女厕所蹲位太挤了,不行,改!上厕所踏步太高了,不行,改……一共改多少部位,改了多少次,谁也不记得了,一直到开舱前一晚十一点多,所有人都在现场。正当大家准备离开时,一位有上海方舱医院管理经验的专家突然发现,场馆的四个角有四个钢梯可以上到二楼,存在极大安全风险,大家又立马会商,拿出了全面封闭的方案,施工方很快拿来木板与钢丝及工具,一个小时不到就全部整改到位了,大家这才离开方舱休息。大家有一个共识,方舱内绝不能出现安全事故。也正是这个共识,大家不敢疏忽半点。

三是感控人员对规范的敬畏和遵守,让我没有想到。

避免非接触性传染病感染,物理隔离是重中之重,严格遵守国家规范实施是重要保证。我从事医院管理工作多年,深谙其理,但此次方舱医院的分区之严格,流程之复杂,监督之完善,特别是感控人员对规范之敬畏,是我在医院没有体会到的。

方舱医院设计之初,省级感控专家已就“三区二通道”的设计做了谨慎考量。国家卫健委感控专家、支援海南的广东省医疗队等到达现场后就分区等提出了具体建议。此时“木兰”台风已到,狂风劲吹,大雨倾盆,施工方做任何一件室外的工作都极其困难。但建设者们二话没说,改!

看着在狂风暴雨中的黄马甲,特别是摇曳在其中的感控专家,让我顿时明白,没有他们的敬畏与坚守,疫情传播的狂风暴雨也许会更猛烈。

8月9日下午五点,方舱医院开舱,我立马赶回海医二院了。回想一下,从接到命令抵达儋州到上车离开儋州,正好五十个小时。

搁笔之前,接到前方打来电话,儋州方舱医院虽然压力很大,但运行正常,舱内秩序井然。甚慰。


作者: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党委书记  王毅


pl_tx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登陆后参与评论

0条评论

猜你喜欢